园林景观设计_别墅庭院设计_广州古禅风园林景观有限公司

专注园林景观设计

提供园林景观规划、别墅庭院设计、住宅景观设计、后期维护保养一站式服务

13480276043
俞孔坚解说欲望与景观
发布时间:2021-02-22浏览次数:
  景观滋养了人类的身体和心灵,连同人类的欲望——从生存和生理需求,到归属感与认同感的获得,再到自我价值的实现,也都应景观而生。
  从脱离树栖、以双脚立于地面的第一天开始,人类便在生存欲望的驱使下,游猎于草原与森林的边缘,垂涎着成群的食草动物,并时刻警惕着潜伏在高草中的猛兽;学习判别地形和地貌、原野上的石头与草木走兽的益害;学习运用感官寻觅伴侣,并寻找安全的栖居地,以满足繁衍的欲望。进化人类学和进化美学认为,正是生存和繁衍这两大基本欲望,培育了人类对于景观的感知和审美[1] :与人类的生存欲望相关的景观结构和元素,成为唤起崇高的刺激;与人类繁衍欲望相关的景观,成为唤起优美的风景 。这当然是高度简化的景观特征与人类情感的关系模式,而景观也因此被赋予了意义:荒原上的一棵孤树如同大海中的一个岛屿,便是生的 希望;崖壁上的平地和山间的洞穴,承载着人类个体和群体的延续。

俞孔坚解说欲望与景观
 
  人类的欲望也造就了大地上的文化景观。历史的景观是过往人类的欲望在大地上的烙印,现实的景观便是当今人类的欲望在大地上的耕耘。绵延的牧场、农田及连片果园,都是人类欲望的展现,烟囱林立的工业区和不断蔓延的城市更是人类欲望膨胀的写照;无论是横亘于山脊大漠之上的长城,还是穿凿于黄河长江之间的大运河,都是人类对自然征服欲的具现;无论是凡尔赛宫园林还是颐和园,都是法国王室和中国皇家统治欲望的展现;无论是古罗马的凯旋门,还是第三帝国的胜利林荫道,抑或是今天泛滥于中国城市的恢弘广场和超大尺度的景观大道,无不是城市决策者权利欲望的流露与宣示。
  欲望是无止境的,因而人类对景观的营造或改变存在着无节制的风险,甚至会带来破坏。从人类进化和发展的历史来看,人类并没有约束自我欲望的基因,却在追求欲望满足的过程 中不断暴露出攫取、扩张的贪婪本性——拥有财富和权力的权贵们的宫殿和园林无限制扩大,以便收储不断膨胀和更新的欲望。技术进步和工业化大生产在满足资本家的财富野心的同时,也让更多的人在欲望的驱使下,试图更高效地攫取自然资源:农田、工厂和城市因此不断蔓延,农药、化肥因此被无节制地使用。这一切都致使人类唯一的家园面临巨大危机:气候变化、洪涝频发、海平面上升,大地景观正在经历剧变,人类或将自身埋葬在欲望的深渊之中。如圣雄甘地所言:“地球上提供给我们的物质财富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求,但不足以满足每个人的贪欲。”
  幸好,欲望是可以和自然和谐共生的。当最基本的生理和安全需求得到保障以后,人类可以通过合理利用自然景观的服务,而不是一味消耗自然资产,来满足其他更高层次的需求。为了满足对认同和归属感的欲望,人们可以开采大量的石材,用尽人力物力,来建造高耸入云的纪念碑和宏大的庙宇,也可以在村口种植一片风水林,立一根木柱,如同早年汉族先民在跨越千山万水,从战乱的中原大地来到南方山林中,在陌生的土地上寻求安身立命之所时所做的那样。而当他们在旷野上播下一粒种子、栽下一棵树苗时,他们便在自然中留下了印记,这些生命不仅将成为他们与这方土地连结的象征,也将塑造其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后代们的归属与认同。为了实现自我价值,人们可以像愚公移山那样叩石垦壤,也可以在崖壁上用矿物颜料描绘秀美山川、奔腾的野马和舞动的恋人——这便是艺术。对景观的艺术性想象和再现,包括景观的设计和创作,都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人类的欲望:缥缈的海上仙山和高峻的昆仑仙境,都是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和对长生不老渴望的表达;陶渊明所描绘的武陵秘境是对安宁与和谐社会的期盼的流露;《溪山行旅图》和网师园则承载了人们对远离尘世、遁迹山水之间的自由生活的向往。
  正因为如此,人类高层次的欲望可以在不破坏自然的前提下得到最大满足,而这正是现代生态科学意义上的生态系统服务,即景观设计学中所称的“景观服务”。